关于我们  
朱德同志视察胜利油田
 
 

面前这帧全国人大朱德委员长《参观胜利油田》题词手迹,原是由同创《胜利报》的老搭档梁延庆所摄,后于1975年因我调离油田而特印赠留念的,一直压在新任岗位桌面的玻璃板下,相视激励辛勤工作近二十载。今值胜利油田开发会战30周年之际,愿将朱德同志当年视察油田的美好记忆,回述给“娘家”门上的新老战友同享与共勉。

那是刚刚跨进1966年1月,正当全国人民满怀信心地开始执行第三个五年计划时,我们敬爱的朱委员长就在欣度80大寿不久的日子里,率员深入山东大地视察工作了。当他老人家听说胜利油田的广大职工,在贫瘠荒僻的鲁北碱滩上,奋发图强,艰苦奋斗,开展夺油大会战,仅仅一年获得可喜成绩,非常高兴!于是在省委领导的陪同下,不顾高龄和辛劳,轻车简行地来到了会战中心——新辟的东营基地。

当时的胜利油田,正处艰难的初创阶段。会战激烈,供应紧张,各方面条件相当差,连个像样的招待所都没有。可我们尊敬的委员长,没有任何的格外要求,处处廉朴自律,随遇而安,吃住就在简陋的平房里。当他老人家眼瞧幅幅勘探形势图表,仔细听取了会战指挥部领导的汇报后,竟又不辞连日劳累,冒着隆冬的寒风,耐着泥路的颠簸,四出驱车荒野碱滩上,先后视察了会战职工战天斗地的钻探开发现场,参观了反映地下油层面貌的“地宫”和日出千吨的高产油井,还有“油大嫂”们双手开出的片片麦稻田和座座工农村以及培养新型工人的半工半读学校,等等。每到一处,他老人家总以欢快的心情,浓厚的兴趣,细看细听加细问,深为广大会战职工和家属那种立足盐碱荒滩、面对风沙雨寒、不畏艰难险阻地开油田、辟粮田,建设工农结合新矿区的高昂热情所感动,欣然应允事后命笔题词的请求。

在委员长离开油田那天,经油田领导一再反映职工意愿,才准许在严格遵守中央有关规定的前提下,随便与附近机关的同志见见面。当大家得到这一消息后,纷纷兴高采烈地跑到指挥部大院,或站门前窗口,或去房头墙边,散散落落地静候那激动兴奋的幸福时刻。

那日老天也真作美,旷野风轻,高天云淡,午后的阳光,和煦明亮,照得人们暖洋洋的。朱委员长由省和油田领导簇拥着,欢言笑语地走出来了。只见他老人家魁伟的身躯上,外着一件银灰色的呢大衣,健步稳行,满面红光,透露着谦和慈祥的笑容,频频向大家招手致意……这难得的会见,在场的人们无不深深珍藏在心田里。难怪我们报社制铜锌版的牟师傅,因在暗房里工作未得知,后悔地甩手跺脚直念叨:“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一生能有几回呀!”

没过几天,朱委员长的亲笔题词带到了油田。听说他老人家回到省城济南后,即在南郊宾馆的往处,先是依据视察所得拟就文稿,随又泼墨挥毫,一笔一划、端庄郑重地写到宣纸上,忙得整整一天未出屋。正当领导和同志们围在那里观赏赞颂题词时,向以心敏手快的梁延庆,随即举起照相机,咔嚓几下子,留存了这墨宝的实迹。由于油田当时属保密单位,题词未得公开发表,只将其中“学大庆,赶大庆,胜利必然归你们;学大寨,赶大寨,工农联盟更相亲”等句手迹,拼制通栏标题刊在报上。岂料“文革”期间,原作真迹竟被一伙别有用心的人视作“黑材料”,企图抄寻销毁。虽经多次辗转匿藏保护,后也许久不知去向,但愿今已找到了这无价之宝!

往事回首,峥嵘岁月稠。尊敬的朱委员长虽已作古十数载,胜利油田却像他老人家预示的那样:“方向正确计划真,油业旺盛农亦好”,发展成为我国第二个重要产油基地和工农商并举的崭新城市。在今迈进成熟的“而立”之年时,更要把这珍贵的题词,永作石油职工“会战勋绩开天地,社会主义见趋型”的精神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