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益开发:寻求效益最大值

  产量与效益之间是一种怎样的关系?近年来,胜利油田一直在做这道计算题,找准了产量与效益的平衡点。

  进入2015年,油价的持续低迷导致油田板块由往年的巨额盈利变为“限亏”。

  低油价下,产量越低亏损越少?答案却并非如此。产量调减可以减轻生产压力,但同时摊薄固定成本的基数也在变小,单位完全成本上涨快,反而会把原来的盈利变成了不盈利。

  油价、成本、产量……在诸多因素的影响下,寻求效益的最大值这道计算题变得复杂。

  进入2017年,管理局党委要求油气主业实现高效增储和效益稳产,力争用两到三年时间,通过增加经济可采储量、调整成本结构,以效益稳产2300万吨左右为目标,将对应的盈亏平衡点降至50美元/桶。

  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管理局局长、油田分公司总经理孔凡群指出,这一目标是立足长期中低油价的趋势确立的,是立足原油生产对整个产业链的牵引作用考虑的,也是为油田转方式赢得时间拓展空间谋划的。

  作为油田的吃饭工程,开发战线不仅是高油价时期稳产上产增效的主阵地,更是低油价新形势下减亏保效的主战场。站在历史发展新方位,油田开发战线广大干部员工肩负起历史责任和现实使命,主动作为,当好油田提质增效持续发展的主力军。

  2016年以来,油田开发系统坚持一切工作向质量效益聚焦,带头转方式调结构、提质增效升级,以增加经济可采储量为核心,算清效益账、多干效益活、多产效益油,实实在在谋划和实践生存与发展的措施办法,积极探索出低油价下效益开发新模式,打牢油田效益稳产的根基。

  油田开发,精细研究是基础,设计优化是关键,质量效益是目标。在开发方案上,以价值引领为导向,把有限的资金投入到最有效益的地方。产能建设更加注重方案优化,建立了项目跟踪评价机制,按照不同油价标准,分别建立了产能项目库和新井井位库,严格执行“五不干”,百万吨产能投资持续下降,做到增量提质增效。

  油田敢于突破传统的思维定式和已有的认识,特高含水期开发观念由“五个不等于”到“十个不等于”,为搞好油田精细开发奠定思想基础和认识基础。

  按照一般的开发规律,要实现2300万吨稳产,每年就要弥补350万吨产量递减。对于开发了50多年的老油田而言压力巨大。

  油田开发,总在不断跨越艰难险阻中愈发坚实。开发系统直面困难,抓住影响油气开发过程的主要矛盾,敢于打破常规和固有观念,探索出一条有后劲、可持续的开发道路。

  2017年,油田开发系统深入开展“三转三创”主题活动,准确把握开发矛盾与效益稳产的关系,明确了“深化水驱、加快海上、加大低渗、优化稠油、提升三采、建成西部、突破非常规”七个主攻方向,完成年新建原油生产能力100万吨以上的目标,破解提质增效持续发展中的难题。立足“十三五”,提出“加快西部重接替增效益、加大海上做增量创效益、做稳老区控递减保效益”的工作方向。

  在增量上,重长远谋发展,摊薄吨油完全成本:加大海上增产增效,提高单井产能,强化新区规模建产,强化层系归位、井网完善、长寿命注采管柱配套,推进海工配套建设,促进单元、单井效益提升;加快西部产量效益接替,靠规模建产、增产拉动开发效益提升。今年,油田开展低速低效潜力单元大调查,把潜力单元的能力释放出来,让每个单位都创效。

  在存量上做文章,重当前求生存,降低吨油操作成本:做稳老区保值增效,加强老油田精细注水开发,“十三五”末老区采收率再提高1.5%,稀油自然递减率控制在11%以内。

  开发管理创新是油田实现扭亏脱困、破解生存发展困局的重点和关键。油田在深化油公司机制建设中,进一步厘清分公司、采油厂、管理区的职能定位,合理放权,逐步形成以油藏经营为核心的管理体系。在考核方式上,将原来的指标控制性变为经营目标型,实施“经营绩效+风险管控责任”考核体系,完成目标保基本薪酬、多创效益挣绩效工资,让每个单位都成为利润中心、每个班组都成为创效单元、每名员工都能创造价值。

  低成本技术,印证实力,承载希望。科研人员持续攻关,形成了稠油油藏蒸汽吞吐转热化学驱、低渗透油藏仿水平井注水开发技术、聚驱后油藏井网调整非均相复合驱技术等技术,有效降低了开发成本。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探明未动用储量近7亿吨;油田总体采收率还有较大提升空间;油公司体制机制建设将进一步释放改革红利……雄厚的资源基础、不断创新的低成本技术,成为油田开发生生不息的力量源泉。

  在推进油田提质增效持续发展的路上,我们没有指标,只有目标。向着更好、更高,更需要我们一步一个脚印地走稳走好不断前行的道路。

信息来源:胜利日报
2017-09-14